新聞中心
國資動態
求是:我為祖國獻石油
  • 來源:《求是》雜志
  • 發布時間:2019-10-16

  2019年,是大慶石油人的“雙慶”之年。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油田發現60周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給大慶油田發來賀信:

  60年前,黨中央作出石油勘探戰略東移的重大決策,廣大石油、地質工作者歷盡艱辛發現大慶油田,翻開了中國石油開發史上具有歷史轉折意義的一頁。60年來,幾代大慶人艱苦創業、接力奮斗,在亙古荒原上建成我國最大的石油生產基地。大慶油田的卓越貢獻已經鐫刻在偉大祖國的歷史豐碑上,大慶精神、鐵人精神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總書記的濃濃關懷、殷殷囑托,讓20多萬大慶石油人無比振奮。值此“雙慶”之年,調研組走進了這片光榮的土地。

  為國家爭光 為民族爭氣

  1959年9月26日,松遼盆地北部的松基三井噴出工業油流,正逢新中國成立10周年,從此,黑龍江這座茫茫荒野上的偏僻小鎮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大慶”。

  大慶油田的開發建設,粉碎了國際敵對勢力以石油為武器,對新中國進行政治孤立、經濟封鎖、軍事威脅的圖謀;擊破了西方專家斷定中國是貧油國家的預言,在新中國創業年代把“貧油”的帽子甩進了太平洋,使中國石油工業的脊梁挺立在世界東方。

  60年來,大慶為共和國開采了23.9億噸原油。

  60年來,大慶為共和國奉獻了1320億立方米天然氣。

  60年來,大慶為共和國上繳了2.9萬億元稅費及各種資金。

  每個數字無不鐫刻著新中國石油奮斗者的足跡,澆鑄著千千萬萬石油人的血汗。

  到大慶,不能不去1205鉆井隊。

  這支曾打破美國“王牌”鉆井隊和蘇聯格林尼亞“功勛”鉆井隊紀錄的隊伍,被稱為“鋼鐵”鉆井隊。現任黨支部書記叫劉德偉,樸實的面孔被曬得黝黑,他對調研組講的第一句話是:“10年前習近平同志來過我們隊,囑咐我們‘要把紅旗一直扛下去’,我們都時刻記在心里呢!”今年8月9日,1205隊國內累計進尺突破300萬米,連續16年每年每人為國家貢獻一口井。

  愛國主義是具體的、現實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愛國,不能停留在口號上,而是要把自己的理想同祖國的前途、把自己的人生同民族的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扎根人民,奉獻國家。”1205隊正是用自己的忠誠擔當踐行著“我為祖國獻石油”的愛國誓言。劉德偉說:“我們多打井,國家才能多產油。”

  1205隊是鐵人王進喜帶過的隊伍,老隊長“為國分憂、為民族爭氣”的誓言在一茬茬隊員心里扎下了根,隊里有什么大事小情,他們都習慣到鐵人王進喜紀念館向老隊長匯報。

  鐵人王進喜紀念館門前有47級臺階,象征著鐵人47年短暫而不平凡的一生。每年有100多萬人到這里參觀學習、緬懷英雄。鐵人那句“寧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邁誓言,是崢嶸歲月最鮮明的標志。

01

  大慶油田發現后,石油部決定組織石油會戰。在黨中央支持下,全國各地石油職工和3萬多名解放軍轉業官兵及大專院校學生,從四面八方云集大慶,投入了這場石油會戰。上圖為1959年9月26日,松基三井喜噴工業油流,標志著大慶油田的發現。下圖為1960年4月29日,石油大會戰誓師大會。 大慶油田供圖

  新中國建設初期,石油的珍貴程度,已經到了即使用一滴血也未必能換來一滴油的地步。1959年,王進喜作為工業戰線代表到北京參加“群英會”,看到長安街上的公共汽車都因為缺油背上了煤氣包,鐵打的漢子,蹲在路邊直掉淚。一些地方燒起了酒精和木炭,一些工廠被迫停產,許多拖拉機、飛機、坦克不能正常工作。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朱老總憂心忡忡地說:“沒有油,坦克、大炮還不如打狗棍。”

  舉國上下對石油的渴求真是千言萬語難以表達。肩負著新中國的期待,包括王進喜在內的第一代創業者們從四面八方來到大慶,展開了一場艱苦卓絕、氣壯山河的石油會戰。會戰之初,工人們喊出了“三要”、“十不”的口號:一要甩掉中國石油落后的帽子,二要高速度、高水平拿下大油田,三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為國爭光;不怕苦、不怕死、不為名、不為利、不講工作條件好壞、不講工作時間長短、不計報酬多少、不分職務高低、不分分內分外、不分前方后方,一心為會戰的勝利。

  鐵人王進喜曾說,為了拿下大油田,寧肯少活20年。實際上,他少活了不止20年。他在大慶整整工作了10年,也是他生命中最后的10年。1970年10月1日,王進喜到北京參加國慶觀禮,這是人們最后一次在公眾場合看到他,僅僅一個月后,他就因積勞成疾而逝世,終年47歲。跟隨王進喜來到大慶的1205隊的36位隊員,不到60歲去世的一共29位,其中不到50歲去世的15位。在新中國工業建設的艱難起步階段,無數像王進喜那樣的共和國建設者們,用他們的鮮血和生命繪就了共和國最新最美的畫卷,留下了一個又一個讓后人景仰的名字。

  2019年9月25日,中央宣傳部等組織評選的“最美奮斗者”表彰大會召開,三代鐵人王進喜、王啟民、李新民光榮當選。習近平總書記在對這項活動作出的重要指示中強調:在我國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改革的非凡歷程中,一代又一代奮斗者頑強拼搏、不懈奮斗,涌現出無數感天動地的英雄模范。他們用智慧和汗水、甚至鮮血和生命,為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書寫了可歌可泣的壯麗篇章。各個歷史時期的英雄模范都值得我們敬仰和學習。三代鐵人作為國家的棟梁、民族的脊梁、時代的楷模,需要我們永遠銘記。

  中流擊水一甲子,不忘初心助航程。“當好標桿旗幟”,是黨和國家的期待;“建設百年油田”,是新時代大慶石油人的使命擔當。大慶油田將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賀信精神,傳承弘揚大慶精神、鐵人精神,高唱新時代奮斗者之歌,穩步實施《大慶油田振興發展綱要》,努力為國家建設一個基業長青的百年油田、面向世界的開放油田、安全環保的綠色油田、生活更加美好的幸福油田。

  自力更生 艱苦創業

  石油會戰是偉大的,但偉大從來都與自強不息、艱苦奮斗相伴。

  當年,在大慶找到油田后,一些外國人說:“大慶油田原油又黏又稠,只有搬到赤道才能開采”,并吹噓,離開他們外國人,“中國人就不能開發這樣大的油田”。會戰隊伍不服輸、不信邪,他們堅定地表示:我們有能力找到大油田,也一定能夠開發好大油田。與國外同類油田相比,美國拿下東得克薩斯油田用了9年,蘇聯拿下羅馬什金油田用了3年,而大慶油田從第一口井噴油到探明長垣面積只用了一年零三個月,到形成年產600萬噸原油的生產能力,實現我國石油基本自給,才僅僅用了3年。

  今天的人已很難想象當年的艱苦條件。1960年的夏天,陰雨連綿,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一夜之間,有的人挪動好幾次,也找不到一處不漏雨的地方。許多人索性擠到一堆,合頂一塊雨布,坐著睡一宿。冬天,最冷時氣溫逼近零下40℃。工人們在野外作業,泥漿水濺在工作服上,很快就凍硬,就像穿著冰盔甲,走路前要先用木棍在身上敲一遍才行。最大的困難還是饑餓。當時正值三年自然災害,石油工人一天只有五兩糧食供應,被稱作“五兩三餐保會戰”,有的人餓急了,跑到冰土地里撿凍白菜幫子、甜菜葉子充饑。

  這么艱苦的條件為什么還要上?為什么頂著巨大的壓力還要上?在會戰隊伍心里,上,是小困難;不上,是大困難。為了不讓國家受難,天大的困難也要上。

  就是在這樣缺少吃、沒有住,青天一頂、荒原一片的極端條件下,會戰職工硬是把會戰拿了下來,并形成了“人拉肩扛精神、干打壘精神、五把鐵鍬鬧革命精神、縫補廠精神、回收隊精神、修舊利廢精神”六個“艱苦創業的傳家寶”。

02

  時間在走,形勢在變。如果說,會戰時期的艱苦主要是體現在自然環境的惡劣和物質條件的匱乏上,那么新的發展時期,困難形式變了,但困難程度并沒有減:資源接替不足、穩產壓力增大、基礎設施老化、老企業歷史包袱沉重……

  這些問題,在企業日子好過的時候尚不明顯,一旦遭遇外界誘因,就會不同程度地顯現出來。2014年起,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2016年,油田陷入歷史上第一次整體性虧損,在外界“看衰”聲中,企業內部一度陷入迷茫。

  關鍵時刻,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黑龍江代表團審議時強調指出,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總書記的鼓舞和鞭策、關心和厚愛激勵著大慶石油人。必須讓大慶紅旗更加鮮艷,讓大慶精神、鐵人精神永放光芒!

  在“喚醒傳統意識、回歸嚴實作風”、“大慶精神大慶傳統再學習再教育再實踐”等一系列主題教育中,大慶石油人意識到:艱苦奮斗是大慶精神、鐵人精神最鮮明的特質,也是大慶的傳家寶。艱苦創業精神不能丟!

  一系列管理辦法出臺,“開源節流、降本增效”貫穿于各項工作安排部署中,用管理制度的硬約束,實現成本投資的硬下降。采油二廠一年修舊利廢的油管達到百萬米,連接起來可以從大慶到北京;優化調整通勤車路線,一年撤銷225臺,節約通勤費用3800萬元……

  “大慶是大慶人的大慶,大慶的發展我們共同參與,大慶的困難我們共同應對。”從2016年整體性虧損,到2017年年中生產經營指標全線飄紅,再到2018年年底經營收入、利潤總額、稅費創3年來最好水平,大慶石油人把“難日子、苦日子”過成了“甜日子、新日子”。

  在推進企業振興發展的征程上,一定會有更大的困難、更多的挑戰,但“石油工人一聲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的雄風不減,豪氣更健。乘著總書記賀信精神的東風,在大慶石油人面前,沒有踏不平的坎坷,沒有征服不了的高山。

  挑戰不可能 敢為天下先

  大慶石油科技館一樓展柜前,靜靜放著大慶油田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的獎杯、證書。最高榮譽的背后,是一代代大慶油田科研人員傳承大慶精神、鐵人精神,持續接力自主創新的生動實踐。

  發展史、創新史,科技史、自強史。

  粗粗梳理大慶油田高產穩產之路,與共和國奮進崛起之路有著驚人的相似,所面臨的是數不清的質疑和否定、數不清的困難和挑戰——

  中國到底有沒有石油?早在解放前,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斯坦福大學的學者,美孚石油公司調查團和日本的內野敏夫等發出一系列論斷,“中國貧油”已成定論。

  大慶到底是不是第二個“巴庫”?上世紀80年代,就有悲觀主義者提出大慶“廉頗將老”,即將成為全面走向衰退的第二個巴庫油田。正探索三次采油屢次受挫的一些外國權威知道大慶開始研究聚驅技術,不以為然地說:“要突破我們未突破的技術,那是不可能的。”

  油田到底能不能不斷提升采收率?高含水后期,有些國際權威勘查后斷言:大慶油田根本不適合三元復合驅技術。臨走時扔下一句話:“你們還是把表面活性劑徹底忘掉吧!”

  ……

  科技攻關的每一次進步,都將帶動油田開發向新的高地挺進;科技攻關的每一個成功,都將轉化為巨大的生產能力。

  中國人從來不怕困難,從一開始就不怕!在大慶石油人看來,“井無壓力不出油,人無壓力輕飄飄”!多少權威專家只看到大慶的地質構造和化學特征,但他們不知道具有大慶精神、鐵人精神的大慶石油人,在面對困難時有著怎樣頑強的意志。

03

  “改革先鋒”王啟民,被譽為“科技興油保穩產的大慶‘新鐵人’”,老專家經歷了油田開發建設的全過程。當年的王啟民和一群風華正茂的隊友寫下了一副對聯:莫看毛頭小伙子,敢笑天下第一流。橫批:闖將在此。他們還特意將“闖”字中的“馬”字寫得大大的,突破了“門框”。王啟民對調研組說:“我們就是要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中國自己的油田開發之路!”

  60年來,王啟民幾乎沒時間去享受常人的生活樂趣,他和所有科技人員一起奮戰在油田高產穩產路上,依靠自主創新,攻克了表外儲層等多項關鍵核心技術,現在已經83歲還在攻關新能源技術。有人說他不姓“王”,而姓“油”。

  在大慶,調研組聽到、遇到了許許多多姓“油”的科技工作者,蔡升、譚學陵、馮家潮、王德民、伍曉林、孫剛、裴明波……走近他們,總能感到有一種特殊的能量在鼓舞著你、有一種無形的動力在牽引著你。60年來,他們把高昂的革命精神和嚴格的科學態度結合起來,堅持“超越權威、超越前人、超越自我”,創新發展了一整套自主研發、系統配套、世界領先的勘探開發技術,建成國家能源陸相砂巖老油田持續開采研發中心、大慶油田智慧指揮中心以及10個國家和行業級試驗檢驗中心,主力油田采收率達到50%以上,比國外同類油田高出10—15個百分點,用事實創造了中國奇跡。

  2019年9月29日,王啟民在人民大會堂從習近平總書記手中接過“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獎章,受到了共和國最高規格的褒獎。這不止是王啟民一個人的榮譽,更是所有大慶石油人的榮光。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大慶石油人的觀念也在變,而創新求實的硬核卻始終新鮮,無懼激烈的國內外市場競爭,直面讓老國企煥發新風姿的挑戰。新時代的大慶石油人涅槃重生,再創輝煌。

  無私奉獻 無怨無悔

  奉獻,是大慶精神、鐵人精神基本內涵中最深沉的注腳。

  在大慶油田井下作業分公司修井107隊隊史室,調研組看到一張震撼人心的搶險照片:漫天雪花里,一名隊員整個人被油水混合物形成的黃色泡沫冰甲包圍,身后數支高壓水槍對著傾倒的抽油機噴出水龍。

  這是2010年12月18日修井107隊參加方402井搶險時的情景。方402井位于黑龍江省通河縣烏鴉泡鎮,當時井口漏氣起火,周邊有3個儲油罐,附近人民群眾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油井高壓油氣將大火沖起30多米,抽油機已經被燒毀斷裂,80多臺消防車撲滅大火后,井口仍然油氣狂噴。

  要切斷井底高壓,必須手動把井口閥門全部關死。修井107隊8名黨員干部,穿著厚重的防火服,腰系保險繩,蹚著沒膝深的油水,沖向生死第一線。經過6個小時的殊死較量,已經失控近40個小時的油井被徹底制服。

  照片記錄下搶險中驚心動魄的一幕,而照片旁邊是一張寫滿名字的決心書,這是隊員們在第一次搶險前簽下的“生死狀”。

  永遠把自己放在最后,把國家和人民的需要放在前頭。在大慶石油人身上,每時每刻都能體會到他們的赤子之心、奉獻之魂。當國家和事業需要時,他們選擇的是一如既往的奉獻和堅守。

  大慶精神、鐵人精神中的奉獻因子有著深厚的源頭活水,這就是會戰時期被職工稱頌的——獻身。

  王進喜說:“寧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王啟民說:“寧肯把心血熬干,也要讓油田穩產再高產!”

  李新民說:“寧肯歷盡千難萬險,也要為祖國獻石油!”

  三代鐵人在不同時期立下的誓言,充分體現著大慶石油人為祖國、為人民、為事業甘于奉獻的崇高品格。

  “選擇吃苦也就選擇了收獲,選擇奉獻也就選擇了高尚。”習近平總書記對奉獻的闡釋,正是大慶石油人一直以來對默默奉獻的深刻理解。

04

  經過半個多世紀艱苦創業,大慶油田不僅扛起了“共和國加油機”的神圣職責,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作出巨大貢獻,而且著力打造了一座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原油生產與環境保護相得益彰的“綠色油化之都”。圖為大慶油田叢式井坐落在市區燕都湖旁。 新華社記者 王建威/攝

  6000多平方公里油區上,奉獻者的身影隨處可見、奉獻者的故事講也講不完——生命最后幾天還在病床上研究表面活性劑的楊振宇;工作在廣袤的呼倫貝爾大草原,物資運輸困難,就和隊友們靠“螞蟻搬家”用背包搬運10多噸重生產設備的劉軍;平均年齡不到28歲,每年組裝射孔彈160多萬發,連接導爆索35萬米,時刻與危險相伴的女子裝炮班……更多有名的、無名的英雄在為他們無限熱愛的大油田、為祖國更加美好的未來默默奉獻。

  進入新時代,大慶石油人為筑牢國家能源安全的堅實底線和經濟發展的生命線矢志奮斗,把追逐石油夢、實現中國夢,看成比個人生活苦樂更為重要的價值觀念,為祖國奉獻無悔,為人民奉獻無怨。

  一路調研,一路感動,一路思索,一路振奮。

  走進伴隨新中國成長的大慶油田,了解經過60年歷練的大慶石油人,所有人都會感到“精神大慶”和“物質大慶”一樣可摸、可觸。它就在不舍晝夜的抽油機旁;就在實驗室深夜的燈光下;就在“時刻準備著:戰必用我,用我必勝”的隊魂里;就在一周7天,一天24小時,一刻不松懈、時時講奉獻的行動中。

  一甲子過去,大慶精神、鐵人精神伴隨著油田的發展、國家的需要、時代的呼喚而不斷豐富完善,滋養了以三代鐵人為代表的大慶石油人,激勵著中國人民不畏艱難、勇往直前。

  時光不老,精神永恒。偉大事業,需要偉大精神;中國奇跡,需要中國力量。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大慶石油人正沿著習近平總書記賀信精神指引的方向奮勇前行!(《求是》文化編輯部、大慶油田黨委聯合調研組) 

梦幻140炼药怎么赚钱